机器人外卖小哥入驻校园,再也不用等到明年才能吃上外卖了机器人

2019-01-24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编辑:微川
Starship 机器人已经在 20 个国家,100 多个城市行驶了超过 15万英里
这几天,外卖小哥因为两件事情上了热搜:薪资水平,和「用户是否需要对外卖小哥说谢谢」。

最近的一份《2018 年送餐员就业报告》显示,2018 年全国外卖骑手平均薪资达 7750 元,看起来,这个薪资水平相当不错的,年入已接近 10 万元水平。特别是在杭州的外卖小哥,收入高达 9121 元,让许多白领汗颜。

而另一份调查显示,这些外卖骑手们又对用户提出了三个「希望」:及时接电话;把收餐地址写对;收餐时说声「谢谢」。网友却就最后一个看似很平常的要求,吵翻了天。

外卖小哥的薪资水平正折射出这个行业的主要问题:配送行业市场基数大、增速快,导致典型劳动密集型的配送领域人力成本飙升,劳动力成本上升正在压缩配送企业的利润空间。

如果送外卖的是机器人,就能大大降低企业成本,当然,所谓的道歉之争也会毫无意义。

目前,研发配送机器人的国内外公司可谓不少,但这家位于爱沙尼亚的机器人创业公司 Starship 可谓其中翘楚。

从今天开始,位于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乔治梅森大学 4 万名学生、老师和行政人员将开始享受机器人的送餐服务。

本周,25 名机器人快递员组成的团队开始配送 Blaze Pizza、Starbucks 和 Dunkin '(唐先生甜甜圈)的食品,统一售价 1.99 美元。

这项服务会与公司的「学生伙食计划」配合使用,也是同类服务中规模最大的一个。公司表示,用户等候外卖的时间平均只有 15 分钟或更少。

和 Starship 之前的试点服务一样,具体操作流程很简单:

用户可以在 App 中选择自己喜欢的食物或饮料,确定想要送货的地方,收到提示信息后即可解锁机器人的储物柜,取走外卖。

「我们很高兴能够站在校园食品外卖服务的最前沿。」乔治梅森大学校园零售业务执行董事马克•克拉纳说,

「这将提高大学每个人的生活质量,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寻求的。致力于提供最佳的校园体验,这是乔治梅森大学与众不同的地方之一。」

「作为数字原住民的大学生,他们真正理解技术,并希望它能无缝地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,」Starship Technologies 负责业务发展的高级副总裁瑞安•图伊 (Ryan Tuohy) 说,

「我们的目标是让学生们的生活更轻松一些,比如可以在草坪上而不是在咖啡馆吃午餐,或者在考试时能够吃得更好。」


随着核心零部件成本降低、视觉 VSLAM 避障技术成熟、量产经验逐渐积累,低成本、高可靠性、可量产的配送机器人供给成为可能。

这些六轮机器人配备了大量电子设备,包括 9 个摄像头和超声波传感器,可以360 度地观察周围环境。它们能以每小时 10 英里的最高速度携带 20 磅重的东西,相当于 3 个购物袋。

它们能够充电、穿越街道、攀爬路沿、夜间旅行,以及在雨雪中自主操作,但一组人工远程操作人员会远程监控它们的进程,以防万一。万一出了什么问题,他们可以在接到通知的同时,立刻控制局面。

Starship Technologies ,2014 年由 Skype 联合创始人 Ahti Heinla 和 Janus Friis 创建,并从 2016 年开始试点服务。

与德国外卖披萨连锁店 Domino's、伦敦外卖巨头 Just Eat 和美国外卖送餐平台 DoorDash 合作,将食物从厨房运送到用户手中;与德国快递公司 Hermes、德国的零售商 Metro、瑞士邮政和 Wolt 达成合作,在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瑞士以及爱沙尼亚进行配送服务,比如送快递。

迄今为止,Starship 机器人已经在 20 个国家,100 多个城市行驶了超过 15 万英里。机器人车队已经完成了超过 2.5 万次交付。

产品可靠性是一方面,合理的服务成本对于商业化来说,也很重要。

数据显示,2016 年 Starship 机器人在伦敦市中心每送货一次的成本平均约为 12 英镑,公司希望通过设备大规模普及将成本减少到 1 英镑。

将机器人部署到乔治梅森大学的前几个月,公司还公布了一项每月收费 10 美元的包裹快递服务(针对欧美的企业和科研院所的用户)。当时,Postmates 公司的X实验室设计的一款名叫 Serve 机器人才首次亮相不久,Serve 机器人能够自主导航行走在人行道和城市街道上,可负重 50 磅行驶 25 英里。

不过,Postmates 和 Starship 并不是唯一试图在利润丰厚的自动化快递市场分得一杯羹的公司,这个市场充斥着资金充足的初创公司。比如 Marble、Starship Technologies、Boxbot、Dispatch 和 Robby 等等。事实上,麦肯锡研究所(McKinsey Institute)预测,到 2025 年,像这样的无人配送机器人将完成最后一英里交付业务的 85%。

这还不包括像Nuro 这样的公司。去年夏天,该公司与美国食品杂货巨头 Kroger 合作,推出了自动配送食品杂货的服务。Robomart 最近宣布计划测试「无人驾驶」杂货店;Udelv 与俄克拉荷马城的杂货店合作,将易腐物品运送到顾客家门口;还有福特,该公司正与 Postmates 合作,为迈阿密戴德县的沃尔玛商店送货。

不过,由于美国一些城市已经同意机器人上路,解决了路权问题(比如乔治梅森大学所在的弗吉尼亚州),国内尚无明确法律,因此未来中国的无人配送,一段时间内很可能会集中在室内配送、封闭园区配送,室内配送机器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率先大规模商用的场景。

因此,相较于国外公司主要集中在室外配送,国内公司则兼顾了室内和室外。

京东、阿里、饿了么、美团等大公司从室外配送切入,深兰、YOGO、赛格威机器人等从室内配送开始。真机智能对标 Starship,从室外配送开始,希望未来同时切入室内和室外配送。在中国,无人配送的主要玩家还是互联网大公司。

技术往往需要与业务结合,短期内有业务场景的厂商如果合作顺利,可能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,发展势头和先发优势也让 Starship 对未来更有信心。

在 2015 年一轮融资 1700 万美元之后,Starship 最近又融资 2500 万美元,总融资达到 4200 万美元。该公司有 200 名员工,在旧金山、汉堡、伦敦和华盛顿特区都设有办事处。
1
3